設為主頁 加入收藏 聯係AG集团 您好!歡迎光臨訪問AG集团(廈門)資產管理有限公司
行業新聞 您當前位置: 首頁>新聞動態>行業新聞
大國債市開放進行時:“債券通”呼之欲出 “北向通”不做額度限製
發布時間:2017-5-17 10:09:31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托管規模66萬億、全球排名第三的中國債市,即將迎來大開放進程中的關鍵一步。

  5月16日傍晚,央行與香港金融管理局發布聯合公告稱,香港與內地債券市場互聯互通合作(下稱“債券通”),將在完成相關規則和係統建設、回應市場參與者實際需求、獲得相關監管許可及其他所有必需的工作準備就緒後,正式啟動“債券通”,啟動時間,央行將另行公告。
  這意味著,市場期盼已久的“債券通”,已呼之欲出。

  央行稱,“債券通”意義在於:有利於鞏固和提升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加強內地和香港合作,以及中國金融市場擴大對外開放。其中,債券市場開放是中國金融市場對外開放的重要內容,“債券通”將會進一步豐富境外投資者的投資渠道、增強投資者信心,有利於在開放環境下更好促進國際收支平衡。

  去年10月,人民幣正式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諸多外資銀行預計,未來5年,將有萬億美元級別的境外資金,將進入中國債市參與配置。而“債券通”的推出,輔以今年花旗、彭博推出的中國債券指數,境外投資人參與境內債市的進程有望加速,改變目前境外投資者在中國債市持有量占比不足2%的局麵。

  “一點接入”提升效率

  央行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3月末,中國債券市場托管量達到65.9萬億元,位居全球第三、亞洲第二。其中,銀行間債券市場產品序列完整、交易工具豐富,且規模占比占據絕對優勢,已成為我國債券市場乃至整個金融市場的主體。
但“大國債市”的開放性堪憂,主要表現在境外投資者持有量常年不到一萬億元,占比不足2%,與日韓兩國約10%的水平相去甚遠。

  2015年“811匯改”及人民幣加入SDR貨幣籃子的消息確定後,中國債市對外開放的速度明顯加快。2016年央行發布3號公告,進一步拓寬可投資銀行間債券市場的境外機構投資者類型和交易工具範圍,取消了投資額度限製,簡化了投資管理程序。

  央行稱,截至目前,已有473家境外投資者入市,總投資餘額超過8000億元人民幣。其中,在港金融機構近200家。

  央行在同日發布的“答記者問”中稱,從其它國家債券市場對外開放的經驗看,境外投資者既可以采取逐家到境內開戶模式入市,也可以通過基礎設施連通的模式投資於該國債券市場。其中,前一種模式下,對境外投資者要求較高,需要對該國債券市場相關法規製度和市場環境有全麵深入的了解;後一種模式下,境外投資者可以依靠基礎設施互聯和多級托管來便捷地“一點接入”全球債券市場,成為國際主流做法。

  而“債券通”屬於後一種模式,為境外機構增加了一條可通過境內外基礎設施連接便捷入市的新渠道,以提高入市效率。

  “去年人民幣匯率波動對境外投資者增持人民幣資產有一定影響。”中銀香港高級研究員應堅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而今年以來,人民幣匯率趨於穩定並顯示出強勢特征,有助於穩固境外投資者的信心,“債券通”開通後,“境外投資者投資人民幣債券將越來越多”。

  “北向通”不做額度限製

  但“債券通”並非一蹴而就。在推進“債券通”的過程中,央行保持了其循序漸進的謹慎態度,體現之一為:短期內僅會選擇“北向通”單邊放開。即短期內,香港及其他國家與地區的境外投資者隻能經由“債券通”投資於內地銀行間債券市場,且“北向通”沒有投資額度限製。

  央行稱,未來將適時研究擴展至“南向通”,即境內投資者經由“債券通”,投資於香港債券市場。

  對於先開通“北向通”的做法,央行的解釋為:一方麵是為了滿足現階段國際投資者投資內地債券市場的需求;另一方麵,先開展“北向通”也符合分步實施、穩妥推進的原則。“債券通”涉及到兩地交易、結算等多家金融基礎設施平台,在技術和實施要求等方麵存在一定的複雜性和挑戰性,紮實做好“北向通”,可以為未來“雙向通”積累經驗。

  “盡管近期人民幣匯率已經企穩,但壓力還在,先推進 北向通 ,引導外資流入,可以緩解人民幣匯率壓力,也不用擔心市場波動時資金大幅流出。”北京一位券商宏觀分析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實際上,央行還充分考量“債券通”存在的風險,並提出防範措施。

  例如,央行強調,其始終注重引入以資產配置需求為主的央行類機構和中長期投資者,“債券通”引入的境外投資者與已有可直接入市的投資者範圍相同,資金大進大出的風險相對較低。

  在交易模式上,央行稱,初期擬采用成熟市場普遍采用的做市機構交易模式,可以有效降低境外投資者的交易對手方風險,在市場發生波動時亦可較好地吸收流動性衝擊、穩定市場。

  此外,央行下一步擬與香港金融監管局等簽署監管合作備忘錄,“債券通”實施後兩地監管當局將在信息共享、聯合執法等方麵進一步密切合作。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