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主頁 加入收藏 聯係AG集团 您好!歡迎光臨訪問AG集团(廈門)資產管理有限公司
行業新聞 您當前位置: 首頁>新聞動態>行業新聞
張正華:銀行不良風險會在部分區域和行業上集聚
發布時間:2016-9-29 10:00:26
由《中國銀行家》雜誌主辦的2016中國銀行家論壇於9月24日舉行。中國工商銀行信貸與投資管理部副總經理張正華參與主題論壇討論。

   以下為部分發言實錄:

  主持人:第一個問題,目前從銀監會公布的數字來看,中國銀行的不良資產接近2%,外資銀行對AG集团的評價說是接近兩位數,或者是達到了兩位數,這其中的差異在什麽地方,哪一個更接近真實的水平,此外市場普遍下行,在座的各位怎麽樣看?

  張正華:實際上特別高興能夠有機會來參加中國銀行家論壇,這是銀行界一個交流的平台,也是一個盛事,一年一度。今年王乃祥董事長做主持,對不良資產的管控、控製和形勢來和各位專家來做探討,感到非常榮幸。

  剛才提到的這個問題,我個人的觀點來看,一個是當下作為經濟轉型期,中國經濟基本上已經進入到L型的發展走勢,現在在換擋走勢中,在資產的存量管控上麵一直在持續的增壓,至於說國際國內有一些自己的判斷和看法,我也認為是正常,來自不同方麵的分析、數據、判斷未必是完全、全麵、準確的。

  就我個人對國內的商業銀行包括以四大家銀行為代表來看,總的來說風險質量的管控是可控的,資產質量一直是承受的很大的壓力,工商銀行在上半年報公布的不良率是1.55%,這個數據確實經過全行的艱苦努力,即包括防止裂變,也包括加速不良資產的處置,來之不易。但AG集团達到基本的預期目標,風險是可以控製的。從外資機構的評價來看,我個人是這樣看,一些國外的商業銀行會有特點,有國別的特點,有每一個銀行經營的特點,有資產結構的特點,有客戶結構的特點,各有不同。同樣西方不良率控製非常好,還有一些原來做得不錯的銀行,在這個時期,全球經濟的下行,自己的客戶結構、資產結構如果稍有管控不善可能會引起更大資產不良率出現,確實有一些外在因素導致這些問題。但是從中國目前的銀行不良率來看,AG集团經過了四大會計事務所嚴格的審計,AG集团自身也會有一個內部的要求來管控質量。當然資產質量是一個重要的指標,即包括表現出來的不良率,也有一些預期,也有一些潛在風險的貸款,但是總的來說是不同的層麵上有分類,未來的不良資產會有裂變加劇的壓力,但是AG集团經過管控可以達到2.5%,做得好得可以做得更好。

  主持人:下麵有請工商銀行張正華總經理,現實情況中商業銀行的不良風險呈現出哪些特征,有哪些新的變化,請您來給AG集团講一下。

  張正華:今天涉及的題目都是難題,不太好總結,但是還適合做一些小結,一段時間以來,AG集团感覺到經濟下行、新常態、三級疊加、三去一降一補、央企的瘦身、去僵屍產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等等,我覺得這些都是必然和必須的,同樣也會給銀行整個經營管理帶來一些新的變化,也會有一些不良特征呈現。

   銀行不良風險會在一些區域和行業集聚,甚至是蔓延。有一些省份因為資源的不足,有一些行業有自己的周期特點,比如說煤炭、鋼鐵,AG集团就可以看到風險的集聚,甚至在不斷往前蔓延,一些業務產品會有一些變化,原來小微企業突顯小一點,快一點,慢慢也在向大中型轉變,一些業務的產品,由原來的AG集团認為相對低風險的利用也會發現一些突顯的風險情況,比如說貿易融資,比如說在近幾年推一些創新產品,多種原因造成的。還有一種交叉毀約的特點,有一些區域尤其是在擔保圈比較多的地方,可能會影響到這樣一個群,上下遊、產業鏈,牽一發而動全身。諸如此類的,這些年演化出的不良資產,也有一些特點。在這種情況下,銀行在去周期,都會有自己的一些自己的辦法,以及國家各個職能部門在非常重視和幫助AG集团加快風險的管控,加強質量的改善,包括不良資產的清除處置,對這些特點變化情況我覺得銀行有能力來適應這種變化,也可以把這些事情做好。

  主持人:關於債轉股的問題,專家還有什麽高見。

  張正華:其實談到債轉股,這個話題一個說是破題,但沒有落地,AG集团是這樣去看的。一個對債轉股本身作為一個重要的不良資產的話題,不良資產的渠道,也很歡迎,覺得是一件好事。但是在法律上,在操作上,以及將來如何做到真正的落地上,還是需要各個方麵的共同努力,簡單的說,一個企業是不是適合於債轉股,AG集团可以看到是暫時性的困難,將來會有發展前景,要有一個判斷。為什麽是落地在一些國有企業的範疇,它更能夠在各個方麵達到一致。

    二是作為銀行要把一部分投債,一部分轉股,銀行作為企業直接投資人,他在法律上有障礙的,需要第三方機構承接。那麽承接也擁有價值的判斷,定價,說不好聽的,第三方以及銀行本身來定價股權的價值,同步的也會涉及到債轉股之間,如何有效退出的問題,是長期持有還是有退出安排,同樣銀行麵對大批量債轉股的情況,或者是需要,它的資本的占比極高,消耗極大,同樣會使當前銀行的利益受到損失。最終誰來買單,誰來做一個合理安排,其實都是需要後續做好政策落地的事。

  我也看到最近各個方麵都在推出一些法律,包括監管,財政等等,都有利於推進變化,至於怎麽樣落地,需要一些時間。總的來說,怎麽樣真正實現市場化和法製化,這兩個名詞是這輪戰役做好的關鍵。
[返回]